请加入千人QQ群“7518999”学习交流。

【大事记】长征转折阶段(1935.1.15——1935.6.14)

阅读数:102 文章字数:5944

长征转折阶段(1935.1.15——1935.6.14)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朱德、陈云、周恩来、张闻天(洛甫)、秦邦宪(博古)、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参加会议的还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邓小平(党中央秘书长)。李德(共产国际军事顾问)和伍修权(翻译)也参加了会议。会议揭发和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以来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博古和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在军事领导上的严重错误,通过了《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决议明确指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退出中央苏区后遭到的严重损失,其主要原因是博古和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犯了一系列严重错误。决议总结了红军反“围剿”战争的经验教训,肯定了毛泽东等在领导红军长期作战中所形成的基本原则。会议决定:(一)推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二)指定洛甫起草决议,委托常委审查后,发至支部讨论;(三)常委进行适当的分工;(四)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周恩来、朱德为军事指挥者。遵义会议取消了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并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参加中央军事指挥的领导工作。遵义会议在具有决定意义的军事问题和组织问题上结束了“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中央和红军的新的正确领导。

1月19日中央红军从遵义、桐梓、松坎地区出发北上,预计从宜宾至沪洲间北渡长江,转入川西地区。

1月20日红军总司令部下达《渡江的作战计划》。

同日,军委主席朱德电令各军团“我野战军应迅速向赤水及其附近地域集中,以便争取渡过赤水的先机,在必要时并便于在赤水以东地域与追击和截击的敌人的一路进行决战”。

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为红军主力入川电告红四方面军,指出:“为选择优良条件,争取更大发展前途计,决定我野战军转入川西,拟从泸州上游渡江。”指示红四方面军“以群众武装与独立师团向东线积极活动,钳制刘敌,应集中红军全力向西线进攻”,迅速集结部队,于最近时期向嘉陵江以西进攻。

1月22日红四方面军发起广(元)昭(化)战役,突破嘉陵江防线。24日围昭化。27日占广元城郊飞机场。29日又占广元外围五龙堡。但广、昭守敌胡宗南部据城顽抗,攻城数日未下。红军乃主动撤广、昭之围。月底将主力转至嘉陵江东岸。

1月26日中央红军进抵土城附近。红军先头部队在赤水以西的重盘与川军模范师章安平旅遭退,战而未胜。

1月28日中央红军主力在土城东北的丰村坝、青岗坡一带与川军郭勋祺、潘佐、廖泽等部“激战竟日”,给敌以重大杀伤。但红军伤亡亦重。红军主动撤出战斗。

1月29日中央红军从土城、猿猴场(元厚场)地区,西渡赤水河(一渡赤水),进入川南叙水、古蔺地区。

1月下旬杨虎城指挥四个旅又三个团的兵力对红二十五军发动第一次“围剿”,红二十五军在葛牌镇全歼杨虎城警三旅,粉碎了第一次“围剿”。红二十五军发展到三干七百人,开辟了鄂豫陕游击根据地。

1月间中共陕北特委在周家脸召开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陕北苏维埃政府。马明芳任主席。1月30日,陕北独立师在安定白庙岔改编为红军第二十七军第八十四师,杨琪任师长,张达志任政治委员。

1月间红十军团在返回闽浙赣根据地途中,通过怀玉山封锁线时,由于部队行动迟缓,被十倍的敌军包围,经反复顽强战斗,红军弹尽粮绝,月底方志敏在德兴县陇首村突围时,被敌独立四十三旅刘震清部所俘,指战员大部壮烈牺牲,北上抗日先遣队失败。余部八百余人,在粟裕、刘英率领下,突出重围,转战浙南,坚持浙南游击战争。

方志敏被捕后,坚贞不屈,在狱中著有《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死》、《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等。8月6日,在南昌百花洲从容就义。

2月5日在四川、贵州、云南三省交界的鸡鸣三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决定以洛甫(张闻天)代替博古(秦邦宪)负总的责任。

同日,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项英转中央分局,指出:“应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坚持游击战争”;“要立即改变你们的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便与游击战争的环境相适合”;并指示“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会,以项英、陈毅、贺昌及其他二人组织之,项为主席”。

2月28日是日凌晨中央红军乘胜再占遵义城。红军又在遵义城南的老鸦山、忠庄铺地区痛击援敌吴奇伟率领之第五十九师和第九十三师,并乘胜追至懒板凳、刀靶水,歼其两个师的大部,红军猛追至乌江边上,又俘敌千余人。是役共歼灭和击溃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浮敌二千以上,缴枪一千支以上,轻重机枪数十挺,子弹十万发,俘敌团长一名,伤敌旅长一名、团长二名,取得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2月2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冲破五次“围剿”的总结》大纲。

3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成立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三人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全权指挥军事。

3月20日中共中央和红军总政治部致电各军团首长,指出“我再西进不利,决东渡,这是野战军此后行动发展的严重紧急关头”,“渡河迟缓或阻碍渡河的困难不能克服,都会给野战军最大危险”。

3月21日至22日中央红军由二郎摊、九溪口、太平渡东渡赤水河(四渡赤水),至桐摔以西东皇殿一带。

3月27日至31日中央红军主力于27日从枫香坝至鸭溪之间,突破敌军封锁线,到达大庙场,分两路前进,至翁黄水会台,直指乌江北岸。28日红军先头在手扒岩突破乌江天险。29日至31日中央红军主力南渡乌江,进抵息烽附近。

3月28日至4月21日张国焘擅自放弃了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川陕革命根据地。这样,红四方面军从渡过嘉陵江以后,便开始了长征。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时,总指挥徐向前,政治委员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辖第四军、第九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第三十三军,全军总计十个师二十个团,连同妇女独立师、机关学校等共约八万余人。

4月5日中央红军一部佯作东进与湘西红二、六军团会台,由紫江(今开阳)以南地区快速东进,向瓮安、黄平进攻。

4月7日中央红军主力乘国民党军主力被调至乌江北岸,向贵阳方向前进。是日,军委主席朱德电示:“我野战军决以遭遇敌人佯攻贵阳、龙里姿势,从贵阳、龙里中间向南急进,以便迅速占领定番”。

4月9日中央红军主力从贵阳、龙里间突破湘黔公路,并在贵阳附近之黄泥哨,与驰援贵阳的滇军孙渡部遭遇。滇军纵队司令官孙渡乘坐的汽车,遭到红军袭击,死伤卫士四名,贵阳震动,蒋介石急电各路救援。

4月上旬项英、陈毅在大庾长岭召开干部会议,确定了长期坚持游击战争,保存和积蓄革命力量,准备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斗争方针。并将赣粤边划分为油山、北山、信康赣、南山和上犹祟义等五个区,将突围的一千三百余人分为五个游击大队,分散在各区游击,并以油山为中心建立秘密的交通网。

4月上旬红二、六军团收到遵义会议决议,向团以上干部传达。

4月12日红二、六军团退出塔卧、龙家寨根据地,向北转移。13日在陈家河渡口一战,消灭国民党第五个八师陈耀汉部一七二旅,击毙旅长李延岭。14日桃子溪一战、又歼敌五十八师师部和一七四旅,师长陈耀汉仅以身免。16日红军乘胜收复桑植县城。

4月13日红九军团到达织金县的猫场,当晚在猫场宿营。因疏于警戒,14日晨遭到黔军一个师的袭击、战至下午三时,方才摆脱敌人,脱离险境。是役全军团伤亡二四万人,损失部分枪支武器。

4月25日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后,分兵三路西进。

4月26日国民党第二路军薛岳总部电告所部:红军主力经曲靖寻甸元谋西进,“图渡金沙江”,罗炳辉部(红九军团)“掩护其右后侧”。

4月28日蒋介石急电龙云将金沙江巧家至元谋一段之船舶及一切可渡河材料全部毁灭,以防红军渡江。

5月2日红军中央军委纵队到达团街。是日召开干部会议,博古报告渡金沙江的决定。中央红军主力按中央军委部署分三路抢渡金沙江:红一军团经武定、元谋,抢占元谋以北的龙街渡;红三军团经寻甸、团街,抢占洪门渡;军委干部团经禄劝抢占绞平渡(后称绞车渡)。红五军团殿后掩护。

5月3日至9日 5月3日军委干部团在军委总参谋长刘伯承指挥下占领绞平渡,并伤渡成功,川军江防大队不战而溃。红三军团在洪门渡渡过一个团、但水流太急,不便续渡。红一军团在龙街渡架设浮桥,但江面太宽,敌机轰炸骚扰,架桥未成。为迷惑敌人。仍在龙街被佯作架桥渡江姿态。当敌军向元谋奔集时,红一、三军团急奔绞平渡。在当地船工支援下,利用六只渡船,时至5月9日,中央红军主力在绞平渡全部渡过了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摆脱了几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取得了渡江北上的决定性胜利。5月7日,红九军团在完成了牵制掩护任务后,在会泽(东川)以西的树节渡过了金沙江,并按中央军委指示,在江边向巧家一线警戒。

中央红军渡江后,于5月8日围攻会理城。10日晚,红军第一次爆破会理西北城角未成。14日,第二次爆破会理东关城墙亦未成。会理玫守战历时七天七夜。

5月11日蒋介石在昆明为阻止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策定封锁中央红军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陇江以东地区,根本‘歼灭”的部署,命令川军第二十四军刘文辉部以有力部队固守会理、西昌待援,主力在大渡河上游富林以西,沿大渡河北岸,赶筑碉堡,严防红军北渡;薛岳率吴奇伟、周浑元、李韫珩各部,迅速渡过金沙江左岸,向围攻会理之红军夹攻,以解会理之围,然后进至西昌筑碉,右与昭觉之郭勋祺部,左与盐边、盐源之滇军,连成碉堡封锁线,严防红军南下;另以孙渡纵队取捷径至盐边、盐源后,沿雅陇江两岸筑碉防守,并在水仁、元谋各县沿金沙江右岸筑碉防堵。

5月12日中共中央在会理城邦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会理会议。会议参加者除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外,彭德怀、杨尚昆、聂荣臻和林彪也参加了会议。会议批评了林彪反对毛泽东的领导,反对机动作战的严重错误;进一步说明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动作战以摆脱敌人重兵包围的作战方针。会议讨论了今后行动,决定继续北上,抢渡天险大渡河,到川西会合红四方面军。

5月15日中央红军撤离会理,沿安宁河谷北上。17日,红军前锋到达德昌,守敌许剑霜旅前哨营与红军刚一接触,即败退西昌。红军经德昌,绕道西昌,向大渡河急进。

5月15日蒋介石在昆明电令川军第二十军军长杨森为大渡河守备指挥,自川南率部于十日内赶赴大渡河布防,并拨二十一军、二十四军各一部归其指挥调遣。

5月20日红军总司令朱德发出万万火急电令,命令“我野战军迅速北进取得大渡河点以便早日渡江”。19日晚,红一军团到达泸沽。是日中午,军委总参谋长刘伯承在泸沽红一军团司令部传达军委关于继续北上,抢渡大渡河的指示:以红一师一团为先遣队,军团工兵连、炮兵连配属一团指挥,由刘伯承和一军团政委聂荣臻率领,直上冕宁,通过彝族区,迅速抢占大渡河安顺场渡口;又以红二师五团和红三军团十一团组成佯动部队,由一军团参谋长左权和红二师政委刘亚楼率领,越小相岭,经越西,向大树堡挺进,心吸引富林之敌,保证主力从安顺场渡河。

5月21日红九军团通过大凉山彝族地区后,于是日至西昌城北的礼州〔距西昌城五十华里)与红三军团留守部队会合,并接替三军团防务,担任全军后卫,以掩护主力抢渡大渡河。至此、红九军团在离开主力,单独活动,转战千里之后,与主力会合了。

5月22日中央红军先遣队从大桥出发,进入彝族地区冲途为彝民所阻。下午刘伯承总参谋长和彝族沽基家头人小叶丹在彝家海子边,杀鸡饮血,结为盟友(兄弟)。后与小叶丹等同返大桥宿营,再钦血酒。

中央红军佯动部队从青杠关出发,在彝族同胞的配合协助下,于是日下午在海棠歼敌两个连,活捉越西县长。

5月23日中央红军先遣队由小叶丹带路再次进入彝区,深受彝族同胞的热烈欢迎。当晚到达查罗,消灭当地民团,弄清安顺场敌情。

中央红军佯动部队经晒西关,至大树堡,消灭守敌一连,夺得渡船一只。红军在大树堡佯作渡河准备,扬言“攻打富林,进军雅安,解放成都”。

5月24日中央红军先遣队决定夜袭安顺场,于是日午后从查罗出发,晚10时赶到安顺场,消灭安顺场守敌两个连,夺得渡船一只。

是日,中央军委纵队由冕宁出发,经大桥,过彝区,至拖乌宿营。

5月25日中央红军先遣队红军一团一营二连十七名勇士,由连长熊尚林率领,乘木船战胜激流骇浪和对岸敌军阻击,自安顺场强行渡过了大渡河。后续部队陆续渡河,扩大战果,巩固阵地。

是日,中央军委纵队由拖乌到查罗。

5月26日是日上午中央军委纵队抵达安顺场。鉴于大渡河水深流急,不能架桥,且渡船缺少,大部队不能速渡,中央军委决定:以渡河的红一师和干部团组成右路军,由刘伯承、聂荣臻指挥,沿河东岸北上;以红二师为左路军,由林彪、罗荣桓指挥,沿河西岸北上,主力随左路跟进;两路夹河而上,直取泸定桥。

是日,红军佯动部队由大树堡向安顺场转移。

5月26日蒋介石偕宋美龄、顾问端纳由重庆飞赴成都“督剿”红军,参谋团亦随同移驻成都。蒋介石声称要红军“做第二个石达开”,吹嘘四川军阀是“再世的骆秉璋”。

5月27日蒋介石命令以第五十三师李韫珩部和川军刘元璋师编为第二路军第五纵队,以李韫珩、刘元璋为正副司令官。28日,薛岳电令刘元璋除留一团守备西昌外,主力向泸沽、冕宁追击红军。

5月28日中央军委命令左路军于明日夺下沪定桥。红军总司令朱德发布关于占领泸定桥的部署,电三、五、九军团。

5月29日红军左路军先头团(红四团)击破敌军阻拦,以一天一夜急行军二百四十里的速度,赶到泸定桥西头。是日下午四时,红四团一营二连二十二名英雄,在连长廖大珠率领下,冒着敌人火力,冲过铁索桥,攻占东岸桥头堡。红军后续部队跟进,迅速击溃守敌一个团,占领泸定桥。右路军亦攻击前进,至铁丝沟、石门坎,与增援泸定城之敌一个旅遭遇,待敌击溃,于是日晚与左路军会师沪定城。

5月30日中央军委率领中央红军主力从沪定桥渡过了大渡河,到达泸定城。是日晚中共中央召开泸定桥会议,参加者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陈云等。会议决定:一、红军北上走雪山草地一线,避开人烟稠密区;二、派陈云去上海恢复白区党的组织。

5月下旬红四方面军总部命令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率领该军第八十八师和红九军第二十五师、二十七师各一部,由岷江地区兼程西进,策应中央红军北上。

6月2日中央红军全部渡过天险大渡河,从泸定城出发。继续北上。接着在天全河击溃川军杨森部的堵截,占领天全、芦山、宝兴等城。

6月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红二师四团自硗碛村出发,翻越长征途中的第一座大山——夹金山,在达维镇附近的木城沟土桥上与红四方面军第二十五师第七十四团胜利会师。

6月14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到达达维镇,当晚两个方面军举行了会师的庆祝大会。(来源:《长征史稿》)